• 2011.04.12
  • 【十二生肖系列】鼠不簡單

      話說,自編排了十二生肖後,總有一個奇怪的現象,就是貓仙他總愛偷偷地溜到鼠仙的府中,然後一些碰撞聲就會傳出,可是沒人知道到底發生甚麼事。最後貓仙往往是隔天才離開,而在當天,鼠仙則是沒有步出家門半步。
      相傳,在選拔十二生肖當日,鼠仙使詐,導致貓仙失去資格。其後,貓仙久不久便會前來找鼠仙發洩,以報當時之恨。
      也有傳,貓仙跟鼠仙一直都是以兄弟相稱,並沒有甚麼不和,而且鼠仙更有一寶貝,為貓仙極為喜愛,故貓仙時時前往他的府中,找來欣賞。
      不過,到底是真是假,還是沒得到證實。

    子府中

      身穿青袍的男子,在後院一邊品茗,一邊欣賞庭園景色。一片片的落葉,悠悠的飄下,有的落到地上,有的飄入池中水中。
      長髮隨風飄搖,配以小橋流水作背景,如此場面,看得待在身旁的丫環不禁……把臉別開。對,就是看天看地,也比看眼前的男子好,可是他真的帥到沒話說,但給自家主子看到她在看他……
      既不想受到懲罰,卻又心癢癢想看,天啊!怎麼辦!那張帥臉,要是她將來的相公有眼前男子的一半,或是十分一,她這一生也無憾了!不過要是兒子也是,就太好了!啊,到這裡做侍女真的是明智的選擇,至少天天也有帥哥看,不管是眼前的人、主子,還是管家,都是難得一見的帥……
    「咳咳!」一聲的乾咳聲打斷了丫環的思緒。
      一個身穿灰衣的男子站在好的背後,而在旁還站了一個臉色不太好的男人。
    「大…大人。」糟了!糟了!被自家主子看到她的失態,不…不會又扣我的薪水嗎?我已是少得不夠用了。而且,我…我不是故意偷望顏大人的,只是不知覺的!等…等一下,這次不會要辭趕我走吧!不然亦管家為何會在這的!嗚……今天肯定是破日啊!

    「……退下。」灰衣男子隨手一揚,示意她退下。
      丫環眼看自家主子沒要趕走她的意思,不禁暗暗暗自慶幸,並感謝列祖列宗的保佑,她沒有被趕走!不然又要再找工作了……
      亦管家也在那個丫環走後,也跟隨退下了。
      灰衣男子,跟青袍男子對視了一眼,便擅自坐在他的對面,跟他剛才一樣,欣賞這美麗的景緻。
      也不知過了多久,青袍男子首先開口。
    「子舒,今天為何那麼早回來?」
    「沒事便走,不想我早點回來嗎?」挑一挑眉,子舒轉望青袍男子。
    「……子舒,你好像生氣了。」
    「你說呢。」
    「……其實,那些侍女的行為,我也控制不了。」
    「是嗎。」
    「我發誓!」
    「你發誓?」
    「對。」
    「那,又跟我何關?」子舒的唇微微的向上。
    「……因為我在乎你。」
    「呵!顏君不是只在乎金錢嗎?」
    「除了錢,美人也很重要。」
    「你是指我府中的那些丫環吧!」
    「子舒啊!」
    「哼!」子舒換了別的姿勢,再說:「你,就不恨我害你當不了十二主仙之一嗎?」
    「我在你眼中,是這樣的人嗎?」顏君伸手把玩子舒的長髮,這個行為似乎為了他的癖好。
    「……」子舒把臉別過去,在微微的月色下,耳根紅透了。
      一陣風吹過,讓雲兒把月亮遮蔽起來,然後只見一個人身子傾前,低下頭,而兩個人影也接著重疊了。

      話說在不久前,玉皇大帝掌管天下不久。
      某日跟群臣商議時,談到要把十二地支配以十二隻動物,於是召集天下走獸,齊集於凌宵殿。商討了一輪,最終定了以賽跑方式,最先的十二隻動物可得其稱。
      當時鼠仙跟貓仙皆為好友知己,故相約於當日一起前往。
      而貓仙,就是顏君;鼠仙,就是子舒。
      在比試前的一天,獸園中發生了一件大事,就是熊仙跟貓仙定親了。
      消息一傳開,獸園中的各仙也因而議論紛紛。有些認為這只是謠言,根本不可信,而且貓仙跟熊仙本就不相配,是絕對沒可能的;有些認為這是為了令兩族的實力及力量得以提升,因為熊的強大力量,貓的敏捷身手,兩者合一就可得說不說的威力。
      不過,這還是未經證實。
      然而鼠仙一開始也不信,但當他去到他的府第,看到他跟熊仙在卿卿我我時,就知道這是真的。
      據貓仙的管家講述,當日鼠仙大人看到他們的時候,本來一張帶笑的臉,變得陰沉了,然後狠狠的瞪了他們一眼,甚麼也沒說,便抽身離開。管家他可是沒看過鼠仙大人的樣子可以瞬間變得如此可怕,瞪他家主子的時候,大人那股氣勢,他可是不想再見看到……
      但最詭異的地方,不只是這裡。當他跟主子說鼠仙大人沉著臉離開的時候,主子以他未見過的速度跑了出去,心想他應是去追鼠仙大人吧?但,為何了?而且熊仙大人還在,不是有重要的事再跟她商議嗎?
    到了黃昏,只見主子獨個回來,而且還垂頭喪氣的。然後又用怪怪的語氣跟他說,明天不用叫他了,說甚麼不去參加比賽。這到底發生了甚麼?

    …………
    ……

      顏君聽到管家說子舒見到他跟那熊仙一起後,便氣沖沖的跑時,已心知不妙。雖然已經立即追出去,但已失去了子舒的影蹤,事到如今,只好到子舒常去的地方去找他了。他的府第是不用找的,據他所知子舒一定不會回去,餘下的只有荷花池跟白銀林。荷花池離他較遠,只好先去白銀林找他。
      白銀林,它是一個特殊的林子,因為林中的樹的葉子不是平日常見嫩綠色那種,而是一種表面銀色、硬硬的,像鐵一般的。所以白銀林的名子,就是這樣來。
      這是顏君跟子舒常來的地方,因為一開始顏君就被這些樹迷住了,經常跑來這裡看可不可以把葉子摘下來,然後拿出去賣,雖然這是沒可能的,但自古成功在嘗試……子舒則是因為這兒人少,而且景致的關係,愛到這裡放鬆休息。久而久之,這也成了他們的老地方了。
      不負所望,子舒真的在這裡。他靜靜的坐在其中一棵樹的樹幹上,享受著微風的吹拂。
    「子舒。」顏君輕聲叫喚。
      子舒朝聲音處望去,看到的是顏君。子舒本是有點高興,但想起剛才的事,心中頓時起升一陣的怒意,硬是把頭別過頭去。
    「子舒,你…氣我跟柳琴在一起?」顏君小心地問道。
    「你的事興我何關,我有甚麼資格去過問你們的事?」子舒狠狠的瞪了他一眼,然後冷笑道:「而且你也這麼親切的叫她,看來那個柳琴姑娘跟你的好事,也近了。」
      子舒真的生氣了,麻煩……不過,好事?我還未跟他說過。顏君心想。
    「我……」
    「顏大人,沒事的話還是快點回去陪陪人家了,女兒家的心事,誰都說不準的。」
    「子舒!」
    「顏大人,我要休息了,麻煩你離開,不要騷擾我。」子舒淡淡的下逐客令。
      顏君提身一躍,跳到了子舒的旁邊。對於顏君的行為雖然是有點驚訝,但表面上仍沒表露出來。
    「子舒,難道你不明我的心意?」
    「我倆不過普通的朋友,又有甚麼心意要明瞭?」
    「子舒!」
    「……」
    「子舒。」顏君柔聲的喚。
    「……你也快跟那柳琴姑娘成親了,還有甚麼心意可言。」子舒垂下頭說。
    「成親?我!那有這回事?」
    「現在人人也說你們的事,你不要跟我說你不知吧!」
      顏君不明所以的想了一會,隨即對自己苦笑了一下,跟子舒道:「你誤會了,跟柳琴姑娘成親的不是我,而是顏為啊!」
      顏家有三子,顏君是長子,二子是顏月,三子則是顏為。
    「……」
    「子舒。」
    「那又如何……」
    「那…那就是代表我喜歡你。」
      聽到顏君說的話,子舒的臉一下子的變得通紅。
      看到他的反應,顏君不禁輕輕的擁抱他,貪婪的吸取子舒身上香氣。
    「子舒,我想……」顏君在耳旁曖昧的說了句。
      氣氛持續的升溫,盡管太陽快落了……

      當然了,故事不會就這樣完掉。不然還有戲唱嗎?

    『啪!』
      這好明顯是樹枝被人弄斷的聲音。而他們坐在樹上,所以可以確定這不是他們發出的。那,不是他們的話,也是說有其他人在了。
      他們剛才的對話及行為,不會給人全都看到了吧……
      二人的身體僵硬著,靜,非常的靜。
      然後一個重物墜地,一陣怒吼也隨之從林子傳出。
    「顏君,明天不要讓我看到你!」
      居於林中的鳥兒因而嚇得飛走。

      於比賽的當日,貓仙果真沒有出現,而鼠仙則取得了十二主仙之首的位置,不過這也是後話了。

      在事情過去的三個月後,顏為跟熊仙──柳琴成親,而由於柳琴是熊仙的關係,故他們的後代也是以熊字為先。而後世的人稱他們的後代為熊貓。
      熊貓擁有如熊般的身軀,貓爬樹的身手,但卻不知為何成了素食主義者,這可使那兩老汗顏啊……

    --完--
    盆栽

    靈草

    Author:靈草
    這裡是某草的妄想世界,主要是寄放平時寫下的創作。
    開坑是必然,填坑……甚麼來的可以吃的嗎?(一秒被巴

    個人情報:
    .草
    .活躍於自己的世界
    .擅於腦抽
    .喜歡偷懶
    .80%惡搞傾向
    .15%手抽之作
    .05%正經向

    *腐出沒注意

    已填坑洞
    坑洞
    泥土堆
    最新灌水
    最新引用
    部落格好友一覽
    搜尋欄
    RSS連結
    連結
    加為部落格好友

   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